(网经社讯)当社交渠道的生意体量越来越大

- 编辑:admin -

(网经社讯)当社交渠道的生意体量越来越大

苏方继续收拾大厅。
 
    大部分药草都收拾好,才来到石磨前坐下,他吃力地推动磨盘,只有二十几斤重的石磨,却总是在刁难他。
 
    他就这样磨了一阵,也没有添加药材,感觉整个人失了魂,又开始推着磨盘,眼睛一点神色也没有。
 
    “废物,还想进入天门府!”
 
    “他这模样,哈哈,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那也轮不到他啊!人家陆岚已早成为天门府弟子…”
 
    “苏方,你可老实点,以后本少要接手苏家族长之位,你若是不识好,将来别怪我将你赶出苏家!”
 
    也不知道发呆发了多久,苏方满脑子都是苏小龙、苏炎那些人的嘲笑声,怎么也挥散不去。
 
    感觉就像梦魇缠着他,要将他拉入地狱。
 
    “啊!”
 
    他早就忘记还在推磨,手指不知什么时候靠近磨沿,结果刚好伸入正在磨动的磨盘之中,顿时手指传来揪心的阵痛。
 
    小手指血涌如柱,而脑海里全都是外人嘲笑他的声音,一点想止血的意思也没有。
 
    “天什么时候亮了?”
 
    一道光线刺入眼睛,他才发现天已经蒙蒙亮,见到周围许多药草还没收拾,随手抱起一堆药草,刚想放在木架上,哪知一道紫光从其中微微透出来。
 
    怎么回事?
 
    难道是眼花,或是血流太多的缘故?
 
    放在木架上,那紫光也随着药材铺开出现在苏方面前。
 
    他本不在乎地看了一眼,而看到之后,他双瞳突然凝聚在紫芒上面,右手急忙抓出来一看,原是一块还没来得及清理的药材。
 
    再看仔细点,朽木长满了根须,倒是有点像一只手,而且他对这药材还有点印象,是一个月前,向一名猎人收来的,这是其中一样罢了,当时听猎人说起过,似乎是在紫气山寻来的。。
 
    还没来及收拾,就放在角落,哪知道竟然会发光!
 
    “呼啦!”
 
    他还想拿去给爷爷看看,听闻有的药草会长出药灵,莫不是这次收到大宝贝了?
 
    哪知从那药材之中钻出一道紫芒细线,应该说是一条紫色小虫,趁苏方不注意,竟一下子钻入他的右手腕之中,消失不见了。
 
    而右手之中的朽木药材,仿佛真活过来了,随着那紫芒细线离开,扑棱一声,竟然凭空从苏方手中漂浮起来。
 
    “别是鬼魂吧?”
 
    朽木药材突然脱手而起,吓得苏方蹬蹬后退,心中一阵拔凉。
 
    噼啪!
 
    漂浮在半空的紫手朽木,紫芒在消失,一些如灰烬似的物质,从上面层层脱落,一会功夫,就令苏方真相信自己遇到了鬼魂。
 
    因为一只紫血右手,鲜血淋淋地出现在他面前。
 
    药材罢了,里面怎么藏着一只右手?
 
    苏方又后退几步,立刻想着去叫醒爷爷,但那血手突然间也化为一片灰烬,从半空洒落,只在地面留下一些尘埃。
 
    “莫非撞鬼了?那血手怎么会突然消失?”
 
    急忙揉了揉眼睛,再瞪大眼珠子一扫,依旧只剩下一些尘埃,朽木药材就这样以无法置信的方式…消失了!
 
    好好的一块药材,怎么就像被大火烧成灰烬?
 
    咝咝!
 
    苏方好奇蹲下,想看个究竟,哪知磨盘下那摊属于他的鲜血,诡异地开始冒泡。
 
    这比之前还要吓人,必须得告诉爷爷。
 
    他刚起身,那摊鲜血突然飞起,且在他无法控制右手的情况下,化作一条血蛇般的血影,嗖地一下,涌入了他的掌心。
 
    “梦! 我一定是在做梦!”
 
    苏方感觉右臂失去了感知,但是他又发现受伤的手指头,居然没有流血了。
 
    似乎这手不再属于他。
 
    嘎吱!
 
    也许因为紧张的缘故,他的右手五指攥成拳头,然后传来骨骼的摩擦声。
 
    听到声音再凝视右手,苏方突然露出了怀疑笑容:“为何右手突然有一种…一种力量爆发的错觉?”
 
    这一刻他似乎忘记了那血手,以及之前钻入手腕的紫芒线条,而是来到磨盘前,展开右手一下子抓住磨盘。
 
    横着双眉,腰身顺势而起,大呼一声起。
 
    磨盘不可思议地被他托起,而且觉得磨盘一点重量也没有,轻如羽毛。
 
    “这、这……这仿佛又回到食气五重那种状态,怎么回事?”
 
    刚才微微感觉右手充满了力量,他以为是错觉,但现在却用右手,把石盘给轻易托了起来,如同当时拥有外道的神力一般。
 
    他不相信!
 
    之前还感觉全身疲惫、发力以及酸软,怎么一会功夫,右臂与身体仿佛充满了力量。
 
    他又来到药柜,角落放着一个很大的药槽,也是用来磨药粉的,不过这个太笨重了,爷爷年纪又大了,便一直搁置在这里。
 
    估摸着有一百五十来斤,这是他当初达到食气三重时,亲自搬来这里。
 
    “试一试,如果…”苏方不敢想。
 
    不知为何,他现在身体有一种莫名的力量,而且还感觉的到,就如同他达到食气五重那种状态。
 
    “啊!”
 
    半尊着身体,双手抓住沿角缓缓用力:“身体竟不发酸,也不发麻!”
 
    心中大喜,他继续用力,身上到处都是一块块肌肉。
 
    最终,他轻松将这药槽搬动。
 
    可他却流下一滴滴眼泪,咬着牙关,希望自己不要因为太激动而哭出来。
 
    十指再次用力,全身肌肉与筋脉都绷得紧紧的,就是这种感觉,只有练武之人才有的力量。
 
    “虽然我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,为何一下子身体就恢复到正常状态…”
 
    苏方立即拿起水袋,拉开门在关上,看向大街:“我得抓紧时间去老地方修行,苏小龙、苏炎,不久之后我会再次堂堂正正踏入武堂…陆岚,会有那么一天,我也会成为天门府修士,为我大苏家光耀门楣!”
 
    憋着一股闷劲,他消失在街道之中。
 
    ******
 
    天宗城南方有一座紫气山。
 
    传闻在很久一天,这座大山之中曾升起漫天紫气,从而得名,但究竟是不是真实的,也没人去考证。
 
    霍霍!霍霍!
 
    深山之中,一条瀑布旁边的空地上。
 
    苏方挥动双臂,身法敏捷、动如脱兔,与前一天那病怏怏的他,完全换了一个人。
 
    在寒气下赤着上身,大腿到腰身都是肌肉,步伐突然加快,来到一颗参天大树下,十指突然形成鹰爪,凝视那树干处,原来上面早就有大量撕碎的痕迹。
 
    这是苏方早几年,天天练武所留下来的印记。
 
    “风鹰七式!”
 
    唰唰!
 
    突突!
 
    他的双手立即抓向树痕,快如闪电,突地一声,硬是用手抓碎巴掌大的木条,然后就这样一次接着一次。
 
    很快周围便散落不少的碎木块。
 
    苏方脸上一直挂着笑容,他喜欢这种感觉,在练武的状态下,他可以找到自信,可以忘记一切。
 
    脑海只有各种武学招式。
 
    临近中午,苏方才停下来,感觉大半年来这是第一次酣畅淋漓,痛快,在心中不断喊着痛快。
 
    “洗把脸,休息一会再继续修炼其他武功!”
 
    一身是汗,而且满是灰尘,苏方来到瀑布前方的小湖,蹲下身就把头埋进水里。
 
    “舒服!”
 
    来回几次,浑身就凉了下来。
 
    灼热的光线透下来,在草地上留下斑驳扭曲的光点,擦了擦水珠,苏方忽然看向右手,微微在颤抖,他又发现小湖似乎有股莫名的力量,在吸引着右手靠近。
 
    “不会这么邪乎吧?”
 
    苏方怔了怔神,猛地发现这一天他经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 
    先是进入手腕的紫芒细线,然后又是诡异的血手。
 
    现在莫非?
 
    他好奇地将右手放进水里,即刻手就安静下来,他又拿出水面,结果右手又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。
 
    “看来这小湖里莫不是有玄机?”
 
    凝着眉盯着泛起涟漪的水面,右手仿佛要进入水里。
 
    噗通!
 
    湖面突然冒起一圈白花花的水浪,苏方就不见了。
 
    “这水怎么一点也不冷?反而很烫?”
 
    他决定下去看看,在水下翻了跟斗之后,苏方突然感到身体异常的舒服,一下子不知增加了多少力气,同时发现水温已经超过正常温度。
 
    水温不对劲,更加奇怪的是,湖水还能让身体增加力气?
 
    怪了?
 
    他躲在这里练武,也有好几年时光,曾经也下过湖里洗澡,但却没有现在这种异常感觉。
 
    “看来这湖下真有秘密!”
 
    急忙潜入湖下,大约潜下三丈多深的时候,右手颤抖的越发厉害。
 
    “咦?有一道红光,似乎右手就是因为它才有无法解释的反应!”
 
    见到湖底之中有一团巴掌大小的红光,苏方感觉红光很不一般,急忙憋着一口气来到红光前。
 
    定睛一看,红光并不是很强烈,一部分埋在泥沙里。
 
    再次仔细凝视红光,里面似乎有一面红色镜子。
 
    “不会这么邪乎吧?万一这是害人的玩意怎么办?”
 
    犹豫了!
 
    这一刻苏方真有点害怕,此时肺快炸了。
 
    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取走镜子再说。
 
    “似乎没啥奇怪的地方!”
 
    右手将镜子从泥沙取出,匆忙看了一眼,先上去再说。
 
    苏方开始向水面游去,速度越来越快。
 
    “咕噜~”
 
    距离水面还有两米,苏方已经快忍不住要换气,结果突然一道人影跳下湖中,吓得苏方咽了一口水,呛得难受。
 
    “谁会来这里啊?”
 
    心里纳闷了,急忙看上去,结果发现两条美白长腿在上方微微地摆动,这长腿又细又长,又白又嫩。
 
    再向上一看,一道曼妙的背影呈现而来,还有完美的臀部曲线。
 
    “咕…”
 
    又一次呛水了,而且鼻子也流出了鼻血。
 
    不经人事的苏方,还不算成年,可也受不如此酮体在眼前挥之不散。
 
    “镜子似乎有古怪?”
 
    但苏方却感觉左手微微震动起来。
 
    立即一看,原来是自己的鼻血落在了那古老的镜子上,镜子仿佛有了生命似的,把几滴鼻血给吸了进去!
 
    “异宝!!!”
 
    以前虽然没有这种经历,但苏方常听过各种故事,故事之中仙人使用的法宝,可以幻化各种模样,似乎如人类一样拥有生命。
 
    作者的话:
 
    绝世宝物要出现了,一个与众不同,改变未来的法宝,要知道宝物有什么不同,明天继续。